包头天气:周五 07月19日 (实时:21℃),25 ~ 18℃,中雨转小雨,西南风微风,PM2.5:36
《包头日报》 《包头晚报》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
当前位置: 包头网 > 故事会 > 正文

太监大丈夫

在手机上阅读:
包头网整理 bohenet.com 
包头网核心提示:小帅哥寇连才出生时,寇家仅有两亩薄田,可怜巴巴地趴在昌平州的一个角落里……

“煲粥”还是“报仇”

寇连才没赶上寇家的光辉岁月,无限风光的寇准家族,传到寇连才这一代,只剩下一个“帅”字。

小帅哥寇连才出生时,寇家仅有两亩薄田,可怜巴巴地趴在昌平州的一个角落里。像古往今来所有的农民一样,寇家的日子过得战战兢兢。喝一口稀粥,咬一口萝卜干,寇连才暗暗发誓,发愤读书,像先祖寇准一样,十九岁中进士,三十一岁拜相,扬名天下,光宗耀祖。

光绪十九年,寇连才刚满十五岁,还没来得及考取秀才,寇家就摊上了大事。寇连才的读书出头梦戛然而止。

一个土豪看上了寇家的两亩薄田,今天多挖几锄,明天多犁一行,逐步蚕食。寇连才的父亲扬着地契与土豪讲理,土豪懒得讲理,夺过地契,撕得粉碎,丢在风中。寇父以为政府是讲理的地方,就到州衙击鼓告状,昌平知州早已被土豪买通,他把地契残片掷在寇父脸上,吼一声“刁民休得胡闹”,打了寇父四十大板。寇连才和哥哥把父亲抬回家来,寇父一手拉着一个儿子,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,含糊吐出几个字和几口鲜血,瞪直眼睛死去。

父亲模糊的临终遗言,大儿子听成了“给我煲粥”,小儿子寇连才听成了“给我报仇”。

寇连才拎着菜刀,直奔土豪家,要与土豪拼命。

土豪由两个保镖护着,冷笑一声,说:“凭你那几根贱骨头,也配跟我拼命?”

寇连才一言不发,手持菜刀扑上前。两个保镖不慌不忙,同时飞起一脚,一个踢头,一个踢胸,把寇连才踢翻在地。

土豪朝寇连才吐一口唾沫,说:“小兔崽子,滚,要是再敢来骚扰,割下你的小鸡鸡喂狗!”

寇连才爬起身来,吐出嘴里的一口血水,朝天哭喊:“父亲,儿子不能给您报仇,枉为男人啊!”喊罢,寇连才解开裤子,挥刀切下了命根子。

土豪和保镖目瞪口呆。

寇连才用菜刀指点着土豪,说:“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!”说完,丢下菜刀,扬长而去。

报仇的计划是土豪扬言要割下寇连才的鸡鸡时突然冒出来的。寇家无钱无势,寇连才也只读了半肚子书,要出人头地报仇雪恨,似乎是不可能的事。有一条路,崎岖凶险,一旦走通了,则可呼风唤雨,除掉一个乡村土豪,易如反掌。

那是一条非同寻常的路,进宫做太监

昌平离京城不远,时常可见太监跟在皇子皇孙身后耀武扬威。做太监,是走投无路的人最后的选择。寇连才就是那走投无路的人,他不甘心像大哥一样把“报仇”听成“煲粥”,为了报仇,他不怕走绝路。

寇连才挥刀“自宫”的壮举,轰动昌平。当天就有为宫里招募太监的人找上门来,看寇连才眉清目秀,且粗通文墨,正是做太监的好坯子,当下欢喜不尽,为寇连才做了正式的净身手术。

太监大丈夫

养好伤,又学了些做太监的基本规矩,寇连才顺利进宫,做了太监。

寇连才低眉顺眼从小门走进皇宫的那一刻,想起了先祖寇准,不胜凄凉。大宋宰相寇大人当年出入皇宫,为的是国计民生,自己却是做太监来了,鸣冤来了。

不做奴才只做臣

寇连才生得俊俏伶俐,举手投足间透出几分读书人的斯文,又是大宋贤相寇准之后,慈禧老佛爷越看越喜欢,就让他做了自己的梳头太监。

老佛爷身边的人,报仇就像摆弄头发一样简单。慈禧很快就知道了寇连才的冤屈,她摸着寇连才的头,叹息不已,说:“可怜见的,难得一个有情有义的娃。”随后,慈禧的特使去了昌平,罢免昌平知州,立斩土豪,罚没土豪万贯家财,全家流放琼州。

大仇已报,寇连才告假回家。跪在父亲的坟前,寇连才没有如释重负的快感,也哭不出来。父亲泉下有灵,知道儿子舍下命根子,为父亲报了仇,他会快乐吗?寇连才恍惚觉得,父亲当初说的也许真是“给我煲粥”,他清早出门,傍晚才回家,饿了一天,想喝粥也在情理之中。

在父亲的坟前跪了一个下午,寇连才又回到了宫里。书生意气再次在寇连才身上焕发,既然做了太监,就做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太监。

其时,正是大清国的多事之秋。大清国和日本国打起了甲午战争,居然一败涂地,北洋舰队全军覆灭,还不得不屈辱地割地赔款。朝野上下,一片哀鸿。堂堂大清帝国怎么了,居然败在小日本手下?

慈禧此时已不再垂帘听政,王公大臣却依旧只看太后的脸色行事。寇连才侍立慈禧身后,从来来往往的大臣言谈中,慢慢地知道了什么是政治,慢慢地有了自己的想法。有想法,就想表达出来,给慈禧梳头时,就难免说些闲话。比如:“老佛爷,看把您累的,有皇上和一干大臣为国操劳,您就安心颐养天年,少操心劳神吧。”慈禧不快:“小寇子,你是说,我老了,不中用了?”寇连才赶紧跪下:“老佛爷青春永驻,万寿无疆,永远是大清国的中流砥柱,奴才只是心疼老佛爷太劳累呀。”

“中流砥柱”几个字很中听,慈禧露出几分笑容:“看你油嘴滑舌的,明明是嫌我老了多管闲事,说出来倒真像多心疼我一般。”寇连才连连磕头:“奴才不敢,奴才不敢。”心里却说:“知道了你为什么还不放手呢。”

类似闲话说多了,慈禧就有些烦小寇子,便打发他去侍候光绪,一是摆脱他的闲话,二是在光绪身边多安插一颗钉子。

在光绪身边,寇连海常常有机会读到一些大臣奏折,读到慷慨激昂处,即刻热血沸腾,先祖寇准的英灵,似乎借寇连才复活了。

寇连才像忧国忧民的政治家一般紧锁双眉。老佛爷担心,这娃儿是不是出了啥问题,问他皇上最近在干啥,也是前言不搭后语的。

寇连才在酝酿一件大事。他回了一趟家,在父亲坟前磕了几个响头,把自己写的《宫廷见闻录》和积攒的一笔钱交给哥哥。哥哥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说:“兄弟,老佛爷待你不薄,你可千万别干什么糊涂事儿。”寇连才说:“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。”哥哥暗暗叹息,可怜的弟弟,做了太监,还口口声声称大丈夫做什么呀。

回宫后,寇连才把自己值钱的东西分发给相好的几个兄弟,有人奇怪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寇连才说: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光绪二十二年(1896 年),初春的一天早晨,寇连才突然跪在慈禧面前,双手奉上奏折,说:“老佛爷,臣有本要奏!”

慈禧吃了一惊,这小太监不称“奴才”而称“臣”,还有本要奏,什么情况?

大丈夫从不后悔

寇连才的奏折共十一条:请勿干扰皇上施政;请勿虐待珍妃、瑾妃;请废以军费修建的颐和园;请勿宫中演戏;请查办卖国贼李鸿章;请废除科举;请兴办新式学堂;请广开言路;请与小日本决战;请严厉惩治腐败官员。最后一条居然想颠覆爱新觉罗的江山:皇上未生子,请效法尧舜,择贤德者为皇太子。

关键词:太监 大丈夫

相关内容:
免责声明
我们尊重原创,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,我们会尽快删除!
网友评论:
包头新闻
重点推荐:
热点推荐